户用光伏“星星之火”点亮太行山村落

钱柜娱乐777

2018-06-02 18:27:15

中国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在农村地区,随着农民收入提高、精准扶贫的大力推进和产业加快发展,变化更为明显。在2018年春节期间,记者在各自的家乡进行走访,观察家乡的变化。新技术、新业态在农村地区加速布局,如北斗导航已经被广泛应用于渔民出海生产,为其安全提供了更多保障,光伏发电技术得到更深入普及等。不少地区根据区域优势发展各自的特色产业,如湖北潜江发展小龙虾产业,形成完整的产业链,农民获得丰厚的收入;因地制宜发展产业也被运用于精准扶贫,如江西弋阳发展香菇产业等,贫困户参与其中不但获得分红,也在家门口工作,取得工资收入。农村的变化还有很多方面,产业融合发展加快、交通更加便利、卫生环境得到改善、文化生活更加丰富等等。随着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聚焦于乡村振兴战略,未来农村将发生更大的变化。

  记者新春返乡笔记

  记者此次春节回乡发现,户用光伏已经悄悄地进入了记者的家乡――位于太行山脚下的村庄。从20173月至今已经有四户人家,在自家屋顶上建起光伏电站。这或许意味着从南到北户用光伏发电站正在农村迅速铺开。

  光伏发电正在进入农村的千家万户。

  这既不是明信片上的别墅风景,也不是痴人说梦的异想天开。用不了几年,中国户用光伏的“星星之火”将蔚为大观。

  所谓户用光伏属于分布式光伏范畴,与之相对应的还有工商业分布式光伏,具体就是指将光伏电池板建于家庭住宅屋顶或者院落内的小型光伏电站,除了建于独门独户的别墅外主要建于农村。

  从全国来看,最早接受户用光伏电站的用户大都来自富庶的江浙农村,因为那里的农村经济水平和接受新事物的认知水平比较高。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此次春节回乡惊讶地发现,户用光伏已经悄悄地进入了记者的家乡――位于太行山脚下的村庄。从20173月至今已经有四户人家,在自家屋顶上建起光伏电站。这或许意味着从南到北户用光伏发电站正在农村迅速铺开。

  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约有5亿个家庭、4000万户独立住宅,若按照家庭光伏电站以户均20%安装量测算,目前约有3200亿元市场规模待开发。截至2016年,中国已经安装18万户,开发数量不到市场预估规模的3%

  光伏发电点亮致富梦

  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所在的村,第一个建屋顶户用光伏电站的是记者的小学同学崔涛(化名)。初中毕业的他此前对光伏电站并无多少了解,但2014年建成的山地光伏发电项目,慢慢地启蒙了他。

  记者所在村所属的县位于保定市南部、太行山东麓,“六山一水三分田”,总人口62万,总面积1084平方公里,属国家燕山―太行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由于看好当地的光照和连绵的荒山荒坡,从2013年开始,央企中电投和三峡新能源在县城投资建了很多山地光伏扶贫项目。

  在村东边的山坡上,有一个中电投投资的山地光伏电站基地。这些山地光伏项目目前已经并网发电运行两三年了。当地的很多老百姓因此开始了解光伏,逐渐认识到光伏发电是一种清洁的无污染电源,能够更好地保护大气环境,光伏发电多了,雾霾就会少了。

  部分人先知先觉,就开始做起了光伏的生意。记者家乡最早一家做户用光伏生意公司成立于2014年,那时即便在南方农村家庭当中,户用光伏电站也并不是特别常见。

  崔涛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听一位户用光伏经销商讲解,觉得户用光伏投资不错,就成了村里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崔涛所在村已有的四个户用光伏用户里面,崔涛吃了点小亏,交了点学费。在20173月,他花了9万元建了一座10千瓦的屋顶光伏电站,系统和安装综合平均成本价格略高出市场平均水平。而村里第四个户用光伏电站的用户,记者的邻居孙瑞(化名)家的户用光伏电站综合成本就便宜很多。

  记者简单测算了一座户用光伏电站的投资收益状况。以2018年建成的一座10千瓦的光伏电站为例,系统和安装综合成本大约7万,平均每年发电度。在全额上网卖给国家电网的模式下,当地标杆上网电价加上河北省的地方补贴为元,年收入大约为元。这意味着6年左右足以收回成本,在电站20年的生命周期里,年化收益率大约在10%左右。

  扩建面临容量限制

  有了崔涛的先例,越来越多的村民开始深入了解户用光伏系统。

  在崔涛的示范和刺激下,另外三家也陆陆续续建立了屋顶光伏电站,且已经并网发电。不过,第四个户用光伏电站用户即孙瑞家遇到了一点问题,他原本想建一个高于6千瓦的电站,但是乡里供电所不允许。

  理由是,根据201156日实施的国家电网企业标准《光伏电站接入电网技术规定》(Q/GDW617-2011),户用光伏系统发电并网时,小型光伏电站的总容量不得超过上一级变压器供电区域内的最大负荷的25%。村里有三台容量为100千伏安的变压器,这意味着每台变压器可接入的最大光伏电站容量上限为25千瓦。

  在孙瑞建户用光伏电站之前,同用一个上一级变压器的另外两家已经先建了19千瓦的户用光伏电站,所以他最多只能建6千瓦。

  不但孙瑞不能多建,而且同用一个上一级变压器的其他村民也无法再建户用光伏电站了。换句话说,这个电网接入的企业技术标准大大阻碍了户用光伏电站的发展。

  不过,业内专家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2011年的旧标准已经废除了。

  在2016331日实施的新国标《分布式电源接入标准》(Q/GDW1480-2015)中,前述限制已经被取消。在目前实施的新标准中已无对接入容量限制的要求。然而,由于户用光伏电站的管理权限在地市级,甚至县级或村级,因此对分布式电源接入的新标准理解不到位,所以仍在继续执行老标准。

  因此,孙瑞想要扩建自己的屋顶光伏电站,还要等县里、乡里真正理解并执行了新国标才会有希望。(王尔德)